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给《流浪地球》五星是爱国,一星是恨国?
来源:枪稿公众号    作者:杨时旸    发布:2019-02-20 22:40

围绕《流浪地球》的是是非非仍在继续。
客观地说,这已经无关影片本身及主创意图了,而变成了中国互联网——这个“加拉帕戈斯”式存在——所独有的一种现象。
最新的“背锅”者是豆瓣网,其APP成了新一轮“评分/举报”游戏中“怒打一星”的靶子。
指望某种更高的权力去剿灭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似乎是我们国民基因里永不磨灭的遗传,而这,可比单眼皮更不幸。

宽容异己,因为我们谁都不代表真理

文|杨时旸

作者简介:普通影迷,媒体编辑,纯粹写字,不混圈子 ,某种程度上相信娱乐新闻里潜藏着人们的潜意识以及一个时代的病理。

01

  谁能想到,时间走到2019年,我们竟然还会因为喜不喜欢一部电影而站队、分裂、彼此拉黑、互相辱骂,甚而上纲上线到以此为指标检验对方是否爱国

  数十年来的经济蓬勃和与外界的交互频密并没有彻底打破头脑内的逼仄,一些人反而变得更加狭隘。

  一切于最初似乎就已经显形,吴京出演了一部国产科幻大片,不明就里的人看来,这不过就是普通的一条消息,但深谙中国电影和意识形态的人们看来,一场争论几乎难以避免。

  自《战狼》之后,吴京就成为了一种象征,被视作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代言人和支持者,无论他本人到底是否有意于此,也无论这个标签是否真的能涵盖一个人的复杂维度,但标签已经牢固,鲜有人再关心其他,人们都愿意冲着标签表态。

真实的、立体的、世俗的吴京其人,已经没人关心了

02

  所有人设明晰且极端的公众人物都会付出共同的代价——厌恶者和热爱者的阵营同样壮大。所以当这样一个人和《流浪地球》这样一部“中国人拯救世界”的“中国科幻电影破冰者”相互叠加,氤氲出的情绪终将蔓延出电影本身。这是自下而上的高亢情绪,和多年来某种自上而下的塑造终于产生了微妙呼应,在各种力量的默许和鼓动中汇成洪流。

  由于一些特殊的灌输和说教,很多观众已经习惯于不把电影当做艺术或者娱乐工业的产品,而是当做一种“文化武器”,好莱坞的所谓“大片”更是如此,在他们眼中,“美国大片”是整体意义上的、为了传播意识形态而锻造的工具和介质,所以,与此相对,我们也需要有计划有步骤地生产出同样的高质量介质以承担传播己方意识形态。

  在有些人心中,冷战从未终结。所以,他们以此为基础进行推演,轻易地得出了结论,我们长久地苦于美国大片的辐射,而如今,终于拍出了自己的“大片”,有着不输于对手的制作与特效,而将内容转换成中国人拯救全人类,那么,所有中国人理应欢呼雀跃,而如果你还在对情节不满,对特效挑刺,对人物塑造和台词配音有意见,那么你就是别有用心,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影片本身有值得称道的地方,尤其是制作工艺和电脑特效水平上

03

  客观地讲,《流浪地球》并不是一部意识形态色彩浓郁的作品。从电影本体分析,它的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它的特效几乎是中国此类电影迄今为止的高峰,但故事层面上支离破碎、不堪推敲,更不要提后期重配的台词配不上口型、众多人物塑造面目模糊、充斥着莫名其妙的插科打诨这些低级的技术性瑕疵。

  人,都是情绪性的动物。有人因为高于预期看到了国产科幻的恢弘特效而怒赞五星,那么就会有人因为各种情节上的失望而怒打一星,这难道不是最正常的事情吗?而退一万步讲,即便就是有人毫无理性的打出五星或者一星,又怎样?

  谁能要求所有人在评价电影的时候还必须有理有据有节?即便有非理性打分,这也不是平台的过错,难道平台还有义务对每一个人进行心理评估和动机问询?豆瓣已经竭尽全力阻挡和驱逐水军,这是众所周知的国内相对最公平的口碑平台,还要怎样?难道任何平台都有义务站在你的一边,凡惹你不高兴的,就是阴谋?而有些人竟然可以以此引申出五星是爱国,一星是恨国的说辞,这种浅白、简陋、粗鄙的伪逻辑仍然有市场,真让人感到无力。

自查自纠的豆瓣

04

  我们应该学会与自己不喜欢、不认同的人、事物和观点共同存在,而不是对异己者实施消灭和压制。

  我们要知道,在某些事情上,我们也会是旁人眼中的对立面和异己者,我们也可能不被认同、不被喜欢,如果我们视野所及都只有我们自己喜欢和认同的,那不应该庆幸,而应该感到恐怖,因为今天能消灭你的对手,明天你自己也会被另一些力量当作对手干掉。

  文明世界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不同观点平等地共生共存,公平的争议争论,争论的目的是为了探寻真理,而不是为了铲除异己。更重要的是,我们任何人都不能认为自己就是真理的唯一代言人。这是自由与宽容的本意。而狭隘和仇恨喂养出的野兽,即便当下为你所用,但总有一天会反噬自身。

  电影只是电影,有时只是艺术家的个人作品,有时是娱乐工业的流水线产品,它客观上会附着价值观,但它不是宣传的武器,不要把一切都当作意识形态的象征与隐喻,如今的世界早已一体化,《变形金刚》也有中国团队的参与,得有多狭隘才能通过一部商业片的好恶去判定一个人对于祖国的感情?又得有多脆弱才需要通过一部电影去催生团结和凝聚力?

  由于一些原因,有些人的生活被高度意识形态化了,而没有成为一个“世俗”的人,世俗的人沉浸于生活细节中,而被意识形态异化的人沉浸于战斗中,假想出并不存在的敌人,散发出表演性的悲壮。在他们看来,一切都另有深意,别有用心,受人操纵。愿所有人都能回到真实之中,能够放松平和地看待一切,明白自由和宽容的真意。

编辑 | 徐元

排版 | 李中南

Copyright © 2015-2020 朱桐个人主页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03308号-1   网站声明   意见反馈   旧版回顾